今天是: 中文  |  English    
精英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莫雪峰
发布时间: 2017-02-23 11:22
      

 因为我做这件事情,我把家庭积蓄都拿来创业了,这个压力会很大。但你已经做了这件事情,那就执着一点,把它做做好。”

85后的201410月,莫雪峰和父亲莫国平打造的国内首个巧克力小镇——歌斐颂巧克力小镇在嘉善县大云镇正式开放。到2015年,接待游客量已突破51万。莫雪峰说,我们的目标是把小镇打造成国际著名巧克力特色小镇、全国文创产业教育基地和国家5A级景区。

“歌斐颂”(Aficion“我觉得年轻不是问题,我见过更多比我厉害的,关键是看你自己,心里有没有准备。”莫雪峰说。

 

 

来源于“爱”的巧克力事业

 

莫雪峰的父亲莫国平在2004年创办“恒丰包装”,之后发展成为行业龙头。原本期待唯一的儿子完成学业后接自己的班,但莫雪峰告诉父亲,他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莫雪峰喜欢吃巧克力,从小目睹父亲工作繁忙,妈妈总是给父亲备好了巧克力、糕点等放在办公室。所以在他的印象里,巧克力也代表着爱和幸福。而真正坚定让他决定将巧克力作为自己的事业,是在留学期间。

在美国波士顿大学就读金融硕士期间,莫雪峰隔三差五就去住所边上的面包房买面包、买甜点,“受朋友的影响,喜欢甜食,喜欢吃巧克力,偶尔喜欢厨房里做点东西。”

留学期间他 

从家乡起步的首个巧克力小镇

   

 

2012年,以歌斐颂巧克力小镇为核心项目的嘉善巧克力甜蜜小镇项目立项。“老外的经验在那里。比利时以手工巧克力出名,他们国内无数人从事这个行业,那就让他来吧。”

2014莫雪峰说,从这个项目在他的脑海里存在起,他就有一个清晰的画面:一家人很开心地在笑。他觉得,他要打造的地方是一个提供品质生活的地方,是一个通过巧克力去传情达意的地方。

最初,莫家父子考虑的是建一个花园式的巧克力工厂,但是随着项目的深入,他们觉得这样还不足以推广巧克力文化。于是又进一步去搜集有关巧克力文化的一切。

去农场的在对巧克力文化的追寻中,莫雪峰越来越了解巧克力,也越来越明白在中国引进这个项目的不易。“中国是没有巧克力文化的,而在它的发源地墨西哥、欧洲,它的文化也是不一样的,我把国外巧克力行业正在发生的带回来,然后交给中国的消费者去书写一个中国的巧克力故事。”莫雪峰这样解读自己的“巧克力使命”。

20142月完成建设,开始巧克力生产;同年10月,歌斐颂小镇正式开放,当年12月就被命名为浙江省工业旅游示范基地,20154月成功入选浙江省首批服务特色小镇。

在莫雪峰看来,歌斐颂小镇是一个一产二产三产相结合的项目。“一产是农业,二产是巧克力生产,三产是旅游,通过巧克力为纽带,将一产二产三产联系了起来。”他们将小镇独特的生产经营模式总结为:“农场+体验+工厂”。

莫雪峰将创业比作“没有终点的马拉松”,他心目中的“甜蜜小镇”还在不断地成长中:正在建设中的可可文化展示区,规模更大的歌斐颂巧克力学院,还将打造欧洲生活体验中心、修建欧式小火车站和轨道,设立儿童研学探索中心……未来的“甜蜜小镇”将创造更丰富的功能模块,成为一个集巧克力生产、研发、展示、体验、文化、游乐和休闲度假于一体的现代化巧克力生产基地、特色工业旅游示范基地和文化创意产业基地。

 

 

 

[对话]

 

“这个文化更多地是交给中国的消费者去发声”。

 

记者(下简称为记):在国外留学两年,你觉得你学到了什么?

莫雪峰(下简称为莫):学会的是一个观察者的角度。你一个人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谁做你的朋友你需要去观察,你怎么去适应这个环境,你要去看,要去观察很多东西,然后你去适应它,(培养)你自己的独立生存的能力。 每个留学生回国的时候,其实都有很多标签在身上,他接受了很多国外的文化,他可能很嘻哈,有些人可能喜欢社交等等,每个人的性格都发生了改变。(我的变化)就特别喜欢甜食,喜欢吃巧克力,有空去波士顿边上的冰淇淋工厂、啤酒工厂参观……这些都是无形之中帮助了现在(的创业)。

 

记:你在留学期间就已经去了解当地的巧克力文化了,那去打工是想更多地接触人群吗?

莫:在国外你只能在校内打工,我帮人拍过照片,帮人在实验室做过语言实验,帮计算机系管过库房……都是些小工。后来毕业时才有了工作准许证,去朋友公司帮帮忙,做一些别的事情。

我其实蛮渴望去多了解一些东西,因为这是一个表面上看来井井有条的世界,它背后一定有一个完善的体系去支撑它,我就特别好奇。我们波士顿大学有各种不同的校区,我就很好奇,它是怎么运作的呢?另外就是蛮想多交一点朋友,既然出去念书就要多交一点国际朋友,多交一点当地朋友。所以那时候会跟沙特的朋友去踢球,跟美国当地的朋友组成小组去讨论案例。

 

记:在国外待了两年,有过留在国外的想法吗?

莫:有。但来自台湾的同学让我感受颇多。台湾人还是蛮传统的,我同学是家里最小的小孩,有两个姐姐,有次聊天时他说以后会跟父母住在一起,因为他两个姐姐都出嫁了,他要帮家里打理生意,这是责任。所以我觉得我要回国,我要照顾我父母,毕竟(家里)就我一个小孩,你怎么忍心把你父母抛在国内,自己在国外结婚生子过得很舒服。现在很多同学在国外,我跟妻子有时也会羡慕他们的生活,但反过来,我觉得我做了我该做的选择,我应该留在这里。

 

记:你说在留学期间学会了“观察者角度”,那国外留学的经验对你创业有什么影响?

莫:有。我是那个时候知道我要创业了,然后对一些课程非常认真地有需求而去学。我幸运地选到了哈佛商学院有名的案例分析课,教授课上讲的故事大多是发生在波士顿周边的案例故事,比如亚马逊的kindle产品、zipcar汽车租赁模式,他会给你分析它成在哪里、败在哪里,那种课我特别喜欢听,这就是为自己创业在做准备。

 

 

记:你想把巧克力文化带回中国,还是要根据中国人的习惯把他本土化的。

莫:巧克力文化在原产地和欧洲是不一样的。但无论看多少巧克力工厂和巧克力消费的场景,它是跟亲情、爱情、友情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在墨西哥看到的是大家围绕在一起,做一桌巧克力菜或者一起去劳动这些市井生活场景。在欧洲,巧克力工厂是爸爸妈妈带着小朋友欢天喜地去看的,是他们相互交流、共同分享的一个地方。

我带不回他们的文化,我只能带回我的一些见解和理解。或者说,因为我们做了这个巧克力项目,千丝万缕之间我们跟国外的巧克力行业有了一些关联。我能把国外巧克力行业的一些现象带回来,但这个文化更多地是交给中国的消费者去发声,让大家去写一个中国的巧克力故事。

 

记:大众已经接受好时、费力罗这些巧克力洋品牌,你现在做一个中国的巧克力品牌,又如何站稳市场?

莫:我觉得好时也好,费力罗也好,都是非常值得尊敬的前辈,我们做这个事情是因为(中国)市场的体量在扩大,年轻人的消费需求和结构在改变,我做了他们没有做的事情。我觉得我们理所应当地要做好这一块的特长服务,去吸引有这一块需求的游客。

在巧克力生产这块,我们没法避开他们,那我就根据中国人的口味去做一些特色的东西,去做符合中国国情的,比如适合中国人送礼需求的巧克力,我觉得这是我们比他们擅长的地方。永远找自己比对方擅长的点去做。

 

记:你是“富二代”也是“创二代”,父亲对你的影响也不小,他可以说是你的创业导师吗?

莫:影响不小。跟他共事之后我才更加客观地知道他是非常儒雅的商人,是一个非常细腻、友善的人,一个家长式的管理者。

我跟他开玩笑说,他是我的天使投资人。他是我的创业导师,他给了我启动的资金,他帮着我具备管理能力。

 

记:你应该接触过很多创二代,你们这一代与父辈相比,创业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莫:我接触的很多“创二代”里面,很多个性都蛮明显的,我觉得他们也有实力去彰显他的个性。父辈都很踏实肯干,可能是创业的环境决定的吧,以前是一个商品短缺的社会,只要你踏实点肯做,做出来的东西不差,就能卖出去。现在不是了,现在很多都是资源过度的,所以可能需要一些个性的品牌出来,细分市场。

 

记:平时有些什么个人爱好?

莫:现在没时间(做这些),以前喜欢旅行、看电影、摄影、美食,差不多就是现在年轻人追求的东西。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