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中文  |  English    
精英风采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钱承林
发布时间: 2017-02-23 11:27
      

  “我们的优势就是技术优势。”回到中国不到十年,就创造了“小”企业的中国奇迹的钱承林说。

钱承林,浙江田中精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中精机")总经理,一位毕业于日本国立群马大学的企业家,从2003年归国创业,到2015年“田中精机”完成创业板上市,他十多年在嘉兴的创业之路,恰恰印证了钱建林当年对于“国内发展形势好、机会多”的判断。

    坐落于嘉善县姚庄镇的田中精机,厂房洁净,草绿花香,“我们是当地培养的”。正是在这里, 钱承林带领田中精机登上嘉善历史上首份“亩产英雄榜”的榜首。

 

从“小微企业”到亩产英雄榜首

 

          2003年,当时还在日本大和电器株式会社任职的钱承林目睹国内市场的勃勃生机,决定回国创业。

         钱承林祖籍江苏,在上海出生成长,他回国第一站就是考察上海周边地区,苏州、浦东……他跑了个遍。从网上发现嘉善县姚庄镇正在招商,于是试探地打电话联系,结果对方非常热情地接待了他,仔细给他讲解政策、有问必答。

         “那时我还不知道实际情况,对方说7点来接我,实际上他5点半就要出发了。这里又热心,政策又好,商务成本又低,地理位置又好,人又好,所以就过来了。”

         2003年,钱承林在姚庄拿下12亩厂地,开始创办嘉兴大和电器有限公司。“12亩地的公司,不要说嘉兴,在姚庄都是小企业,但是我们很多客户都是世界500强企业。”

         一开始,嘉兴大和电器做的是磨具等产品,技术含量虽然不高但利润尚可,他的企业创业之初就运转良好。“我一直蛮顺的。”钱承林说。他说的“顺”还包括:后来日本田中精机株式会社想要进入中国市场,最后选择了和他合资建立浙江田中精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田中精机)。日本田中精机株式会社成立于上世纪30年代,是一家专业生产和销售机电绕线机的知名品牌企业。

         这个机遇带给钱承林的,就是企业的第一次“转型升级”。他们开始全线生产日本田中精机株式会社最成熟的产品——绕线机设备。做技术出身的钱承林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将公司发展成一家从事全自动绕线机、焊锡机、测试机及相关电子线圈自动生产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

         他们的秘诀是不断加强技术优势。“我们是技术型企业,产品也是定制产品较多。”钱承林解释,“我们一直两手抓:一是研发新的机种和设备,一是根据客人的需要,研发对方需要的产品。”

         田中精机的不少客人是直接带着订单来请他们研发产品,“定制产品我们就有定价权,产品的技术含量越高,它的附加值就越高。”钱承林解释。

         田中精机成为国内电子线圈生产设备制造的龙头企业。田中精机当年的“亩产英雄”名号一时风头无两,为同行们津津乐道。他们的客户中大部分是日资企业和欧美企业,而且都是欧姆龙、松下、博世等对技术和品质要求很高的世界500强企业。外界将此概括为:“小企业大优势,小资本大产出,小产品大客户”。

         2006年,田中精机被浙江省科学技术厅评定为“科技型中小企业”;2009年通过了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设有市级研发中心;从2013年起,田中精机就能做到每两个月有一项新技术或新产品问世,新产品投产成功率达到98%以上!2014年更是大手笔在上海设立科研中心,引进高端人才,目前已经有50余人的专业技术开发团队,加上调试工程师等整个科技人才团队约100余人——目前他们拥有83项专利,承担的“MSC5612数控全自动绕线机”和“RSC全自动焊锡机”项目获得了科技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颁发的“国家火炬计划项目证书”。

         与此同时,田中精机又拿下30亩地建设产业化基地,要上马年产1000个标准套电子圈自动化生产设备项目。20155月,他们成功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这给了钱承林极大的信心:“我们感觉工业4.0时代要来了,这是我们的机会。”

         常年在中国制造业浸润,他们很清楚地知道中国工业需要完成自动化转型升级,“我们的目标是要在全国做到前列,不说第一,总要前五,前十这样。”

 

从最棒的“打工仔”到创业导师

 

         钱承林的创业路是从一个打工仔起步的。

         他是家里的老三。上世纪80年代出国热,19875月,25岁的钱承林也选择了远渡重洋去日本留学。“一开始我去日本抱着去看看的想法,那时机会多,也不知道该去读什么,就去赚钱去,去了日本才去读大学的。”

         补习了两年日语的钱承林,后考入日本国立群马大学自动化机械本科专业。“前后6年时间,基本上是处于‘半工半读’的状态,也就是白天上学、晚上打工,遇上节假日,连续干十几个小时那是家常便饭。”

         回忆在异国他乡度过的“半工半读”的艰苦岁月,钱承林并不以之为苦。

         “我打的第一份工是在居酒屋,我是调酒、洗杯子,做个半年,就换工作了,我们那个时代都是这样的,无论家庭条件再好。”

         他去饭店洗餐具,规定餐具要洗七遍,他就老老实实地洗七遍。在赴日留学生中,因少洗两遍盘子(坏了当地行规)而被炒鱿鱼的不乏其例。钱承林的认真,常被雇主们称赞:“他是打工仔中最棒的一个。”那时候是“万元户”时代,人们工资才几十块,他靠打工支付自己的生活费和学费。

         本科毕业后,钱承林应聘到日本大和电器株式会社工作。他在“大和”服务了十年,从打杂到技术部门的主管,最后做到副总经理一职。

         “其实,成功的人都各有特点,要勤劳,动脑筋,然后努力。我在日本不管到哪里打工,比日本人还勤劳,肯干,还要干得好。所以我随便到哪,都受人欢迎的。而我从父亲那里得到的就是诚信,尤其我们做生意,不诚信很难的。”

         如今的钱承林早已是浙江省“千人计划”专家和“创新嘉善?精英引领计划”领军人才。

         他带领的田中精机在入驻嘉善县不到十年的时间里,成为了世界上最专业的绕线机研发、制造和经销商以及为全球客户提供优质服务的跨国中小企业。这个带头人总是身先士卒,领衔重大攻关项目。他位于上海长宁区的家到嘉善公司有70多公里车程,每天他7点出门,早晨8点总是准时出现在办公室,一直工作到晚上78点钟回家,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十多个小时。有时,遇上研发中的技术难题需要攻克,他就住在公司通宵达旦地干……

         这位“千人计划”专家也名不虚传,是防跳线装置、三工位检测装置、自动夹持装置、负压吸尘装置等共12项与自动化设备行业相关的实用新型专利发明者。

         在钱承林的带领下,田中精机以创业创新为核心,以提高产品质量和附加值为中心攻坚克难,不断进取,成功实现了企业发展的“三级跳”:从只能生产标准绕线机,到为客户量身定做千差万别的特种绕线机;从生产普通绕线机,到制造以绕线机为基础的成套自动化设备;从特种机销售量只占销售总额的1%,到如今的30%占比,产品不断从低端迈向高端,利润率连续多年保持在30%以上。

         但钱承林和他的团队并不满足于这些,他们希望在工业自动化的路上走得更远。田中精机也不断在海外市场布局,“现在出口主要是东南亚、马来西亚、东欧,在满足国内需求外,按照国家的安排,我们积极布局东南亚市场。”

         如今的钱承林更被嘉善县人民政府聘请为大众创业导师,他也不忘企业家所承担的社会责任。

         “田中精机”在建厂伊始就关注企业的生产环境质量,“这几年公司投入大量资金、人力和技术力量,更新设备、提高生产效率,降低三废排放,积极推广清洁生产。”钱承林说。20125月,“田中精机”通过了嘉善县首批清洁生产企业审核验收。

         为响应政府号召、完成“五水共治”目标,钱承林带头参与,捐赠3万元; 2008年至今,共计公益性捐赠达48.19万元,“田中精机”也多次被授予热心慈善事业先进企业、嘉善县慈善爱心总会和嘉兴市劳动关系和谐企业先进单位等多项荣誉。钱承林要慈善事业与发展生产力相结合,形成回报社会与企业发展长期共存的“双赢”局面。

 

 

[对话]

“企业光大,不精不强,是没有意义的”

 

记者:您在日本呆了那么多年,拥有日本永久居留权,当年为何不留在日本而选择回国创业?

钱承林:中国发展形势好,机会多,市场大。这是很明显的。我在大和电器的时候回中国采购等,看中国这个形势,回来本来想自己创业,很自然的,很多事没有想那么多。

         另外,我在日本本身专业学自动化的,包括目前中国工业自动化,或者说工业化4.0水平还是很低的。我们是把日本的技术引进来,并且我们现在变总公司了,日本变子公司了,等于我们把日本一个80多年的企业变成中国的企业了,但他拥有日本的技术。往好的方面想,是为中国的工业自动化做点贡献了,出点力了。

 

 

记者:在日本大和服务了十年,日本的企业文化对您的影响大吗?

钱承林:肯定的,日本人认真,办事认真,直到现在,我工作还是很认真,就是受当初在日本的影响。我当时在大和是技术科长,一个月总有两三天是通宵的,平时做到1011点是很正常的。日本人(到现在)搞设计做技术的很多都这样的。现在中国像华为也是这样,带着睡袋去工作。搞技术都是这样。但是我们那个时代,中国都是国营企业多,很少有加班、通宵。

         还有日本人的工作细节,在日本生活各方面,他们文明、礼貌,日本人没人吵架,没人挤车,没人乱穿马路、自行车乱骑……这(对我)是个潜移默化的过程。

 

记者:日本制造特别是日本电器名声在外,你回国创业可能在抓产品质量方面有自己独到的想法?

钱承林:对抓质量、服务,(在日本)都学到很多。在日本时我们做小的电器给大公司配套,给松下、东芝……日本人要求很严的,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学到很多。到现在,我们的客户中百分之三四十是日资企业,还有三四十是欧美企业,百分之二十左右是民营企业。我们中国很多做设备的企业,它的设备卖不进外资企业去的。我们的客户都是欧姆龙、松下、电产、博世之类,就是因为它们对技术要求、品质要求很高。(这也是你们跟同类企业比,优势所在?)对。我们毛利高就是因为技术含量高,相对来说品质好。

 

记者:你们的母企是日企,现在“田中精机”企业文化是什么,有没有日本的企业文化在起作用?

钱承林:比较小气,哈哈。特殊的地域文化造就的文化,我们的企业文化原本是日本文化,但是通过多年在中国,我们各方面也是当地化了,所以是一个混合的文化。

 

记者:田中精机能以小胜大,和同类企业比你们的优势在哪里?对同类企业有什么借鉴?

钱承林:亩产高实际上是这个产品的附加值高。附加值会高,就是因为技术含量高。12亩时我们最高做到一亿七千五百万,当时是2011年或2012年。 经验之谈其实很简单,一有相对过硬的技术。有好的性价比,然后有好的优质的客户,客户愿意花这个钱买你的设备,那利润就不断地来了。

 

记者:当时为什么提出了逐年减低成本的想法?

钱承林:我们早期设备国产化很低的,很多零部件都从国外进口,实际上这也是个国产化的进程。所以我们有个口号:日本的技术,世界的品牌,一流的服务,中国的价格。当初有这个口号,就把成本慢慢慢慢往下降。(同类企业竞争如何?)我们的竞争主要还是国外的企业,跟民营企业的竞争很少。

记者:这么多年肯定也遇到过困境?

钱承林:我个人倒是没有遇到过大的坎,相对的我们企业留住人才有点困难,在姚庄,高端人才(留不住),这是我唯一的烦恼。(现在有什么方法克服?)现在我们上市了就容易了,就是股权激励,慢慢地通俗地说“画个饼”,给他个前景,容易留得住人才,原来没这个东西。现在企业差不多四百个人。

 

记者:将来关注点在产业转型,产业升级?

钱承林:我们目前做设备,以前做线圈设备,目前要做自动化。工业4.0来了,目前我做了手机屏的检测,这个就是跳出线圈了,将来我们做手机或者电脑的装配、组装、检测。企业光大,不精不强,是没有意义的。华为做大了,但人家很精很强啊。做大,是看怎么做大。不是规模效应,砸钱做大其实是不对的。

 

记者:作为一个企业家,你怎么来看做精品牌、研发、管理、服务四篇文章?

钱承林:这是过程,每个阶段不一样。我们目前企业骨干设计的一百个人,目前我还可以做好,还能照顾得到。人越来越多,就靠制度了。目前我们正好是临界点,还可以管住,但是(规模)再大就制度也要跟上。

 

记者:您对企业服务怎么理解?

钱承林:我们所谓的服务主要是针对客人来讲的,第一,随叫随到的概念,设备总是有可能会故障,服务要快。第二,提前与客人多沟通,设备要像汽车一样常保养,让他不坏。还有,对客人的需求意义更大,到他工厂去看,还有什么需要自动化,这一块服务的延伸,就是为我们做市场。

市场更重要。不能跟着自己思维走,要跟着市场走,客户需求走。

 

 

记者:你是嘉善大众创业导师,对创业的年轻人,有没有经验分享?

钱承林:做企业,我的体会,第一个你要会坚持。做企业,肯定会遇到各种困难。第二个,你自己的产品要有自己的特色,因为你一开始不一定做的很好,但是你可以很用心地去做。一开始别想着马上去赚钱,当然钱还是要赚的,但是要把产品给做好。然后要坚持。如果你要做到这一步,自己必须不断地研发,降低成本啊。

 

记者:创业成功,是不是也是因为你们这一代人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钱承林:运气也有,我自己喜欢也有(因素)。我是做自己喜欢的工作。第二,我比较顺利,每年盈利。设备行业附加值高,也难,国家一直鼓励这一块,我们是高新技术企业,国家支持所得税减免百分之十五。另外,嘉善乃至嘉兴对招商引资一直很热心,对我们企业是很关心的。

 

 

记者:工作之外,有什么爱好?

钱承林:喜欢打乒乓球,每天跑一万步,健康运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